照片长廊

标题: kaiyun开云男子网坛“辛卡拉斯”时代即将到来
发布时间 2024-06-12 23:43 浏览数

  接替“三巨头”的下一代男子网球选手何时出现?世界网坛翘首以待多年,今年法网似乎给出了答案。纳达尔上演不如人意的“最后一舞”,德约科维奇服下最大剂量止疼药后仍难敌伤病,90后选手再次在与00后的对决中败北,男子网球新时代的大幕徐徐拉开。诸多媒体认为,法网男单半决赛正是未来的最好写照,男子网坛将进入阿尔卡拉斯与辛纳的双子星时代,他们将在未来主宰赛场。

  90后选手望着后辈向远方飞奔而去

  纳达尔首轮不敌兹维列夫,德约科维奇在四分之一决赛前因膝伤退赛,罗兰·加洛斯今年上演了2004年以来首次没有“三巨头”的法网男单决赛。《泰晤士报》预测,考虑到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都更愿意蓄力出战巴黎奥运会,下月举行的温网很可能成为本世纪以来首场看不到“三巨头”身影的大满贯赛事。

 

 

  两年前费德勒退役意味着“三巨头”时代开始瓦解,纳达尔为反复的伤病所拖累,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德约科维奇在苦苦支撑,延续着“巨头时代”最后的荣光。《泰晤士报》认为,今年法网见证了“三巨头”时代的彻底落幕。

  14次夺冠的纳达尔不再是菲利普·夏蒂埃球场的统治者,德约科维奇今年以来始终状态不佳;阿尔卡拉斯因右臂伤势此前已缺席三站比赛,辛纳则因髋关节问题举步维艰,本届法网本该是一代90后选手——西西帕斯、兹维列夫、卢布列夫、鲁德——为自己正名的最佳机会。然而,正如今年澳网决赛辛纳挑战梅德韦杰夫,法网决赛再次上演90后前辈与00后后辈的对决,剧本也如出一辙:90后球员一度占据盘分领先优势,但00后在五盘大战里笑到最后。

  随着阿尔卡拉斯击败兹维列夫捧起火枪手杯,00后球员已拥有四座大满贯男单冠军奖杯,而90后球员仅蒂姆与梅德韦杰夫两次夺冠。阿尔卡拉斯接连夺得2022年美网、2023年温网、2024年法网冠军,成为收获硬地、草地、红土三种不同场地大满贯冠军最年轻的男球员。在他之前,只有六人达成这一成就,除“三巨头”外,维兰德、康纳斯和阿加西也都是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兹维列夫在决赛颁奖礼上赞扬了年轻的对手:“你已经赢得了三个不同场地的大满贯冠军,你已经是名人堂成员了,而你只有21岁。”这句衷心的祝贺里多少透着90后们的心酸。

  在本届法网四分之一决赛经历了对阿尔卡拉斯的六连败,西西帕斯曾数次向主裁判抗议阿尔卡拉斯在比赛中的吼叫声。《纽约时报》旗下的体育网站The Athletic(TA)表示,西西帕斯不仅在抱怨对手的吼声,更是抱怨自己的命运——他们曾被誉为“男子网球的未来”,他们曾以为“三巨头”老去将令自己获得站上舞台中央的良机,如今却眼睁睁地看着未来被更年轻的一代夺走。

  西西帕斯和兹维列夫都曾无限接近大满贯冠军。2021年法网决赛,西西帕斯在决赛中曾领先德约科维奇两盘;兹维列夫在2020年美网决赛对阵蒂姆时同样曾以2比0领先,今年法网决赛也一度领先阿尔卡拉斯。TA表示,兹维列夫、西西帕斯等这一代球员已在三位网球史上最伟大的男选手的阴影下度过近十年时光,如今,他们正站在悬崖边上,“望着两位已准备好追随他们(‘三巨头’)脚步的年轻选手向远方飞奔而去”。

  未来十年属于辛纳和阿尔卡拉斯

  2022年美网四分之一决赛,阿尔卡拉斯与辛纳在一场五盘大战中激战至凌晨3点,费雷罗坐在阿瑟·阿什球场成千上万的观众中间,难以置信地看着男子网球的未来在自己的眼前徐徐展开:“就我看到的水平而言,也许辛纳和卡洛斯能在未来十年主宰赛场。”

  费雷罗对男子网坛的解读,正如他过去在网球场上的双手反拍一样犀利。年仅22岁的辛纳与21岁的阿尔卡拉斯在今年法网半决赛上演了两人间的第九次交锋。与“三巨头”的直接对话一样,这场对决的质量令人惊叹,最终阿尔卡拉斯鏖战四小时以3比2击败辛纳。《泰晤士报》直言,今年法网预示着男子网坛迎来真正转变——欢迎来到“辛卡拉斯”时代,“这场对抗正在推动男子网球运动向前发展。这就是网球的新未来”。

  多年来,男子网坛一直在等待有人能够赶上“三巨头”的脚步,现在看来,没有比辛纳和阿尔卡拉斯更合适的人选。福克斯体育感叹,辛纳和阿尔卡拉斯是标准的领跑者。TA则认为,阿尔卡拉斯和辛纳的这场“跷跷板”法网半决赛未来将上演很多次,这也是为何今年法网将成为男子网球发展的转折点。

  去年12月,费雷罗网球学院举行了主球场命名仪式,以该学院最著名的学生阿尔卡拉斯命名以示表彰。在出席仪式的人中,有一个身影格外引人注目——面带微笑的辛纳,在场边用手机记录下这一特殊时刻。这天他正在学院训练,并与阿尔卡斯拉打了一场表演赛。《卫报》写道,过去五年中,人们愈发清楚地意识到,阿尔卡拉斯和辛纳的职业生涯将在顶端相遇,他们是年轻一代网球运动员中最耀眼的两位天才;更可贵的是他俩始终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公开庆祝对方的成就,有时还一起训练。

  瑞典网球名宿马茨·维兰德透露,自己曾与休伊特讨论男子网球运动在“三巨头”离开后可能发生的变化。休伊特认为:“比赛不会有任何变化。我们需要的不是明星,而是竞争。竞争是这项运动的生命力所在。”维兰德也赞同这个观点。正如七届大满贯冠军麦肯罗所言,世界网坛正翘首以待“辛卡拉斯”的下一场对决:“这就是网球比赛的意义所在。网球是一项个人运动,但你需要伟大的对手与你竞争。”

 Top